<dl id="u58ng"></dl>
<dl id="u58ng"><s id="u58ng"><strong id="u58ng"></strong></s></dl>
  • 與文字相伴終老散文

    散文隨筆 時間:2019-03-13 我要投稿
    【www.zrfns.com - 散文隨筆】

      這幾天無聊,就翻看了一些多年前寫的東西。那寫字時的心情、看字人的名字、回帖后的感動,都如同電影一樣回放在腦海里。當年的朋友如今多數已不知何處去,但這些文字卻依舊在這里笑傲秋風。

      時間是一條蠶蟲,伏在心底,靜靜地啃食著記憶。我們在時間的隧道里,一刻不停的成長、老去、死亡,最后變得臃腫直到枯干。唯一不變的時光,兀自一天天的過,不疾不徐、不快不慢、不生氣不快樂。它不挑剔食物,不顧及場景。無論柴米油鹽的瑣碎,煩悶無聊的停滯,還是五星飯店的豪華,路邊小店的簡陋,它都按既定的速度咽下消化排泄,來維持自己既定的行進。

      無論如何都不敢想象,假如現在再來寫這些東西,還會有一樣的文筆,一樣的心情。仔細想,這些舊日的文字,就如昔日的相片,看著好像是自己,卻真的已不再是自己,而不過是一張薄薄的紙片罷了。那當年的情感、心理、細胞,都已無法復原,就是勉強留下的回憶,也早隨著時光的流逝而變了味。

      這些昔日的文字,就像被蠶吃過的桑葉,沒有了葉片,卻留著筋脈。如果主人仔細一點,把這些干癟的筋脈,權當是一件蠶絲織就的霓裳來欣賞品評,沒準還能讓你想起春天的色彩。就算沒有秋葉的璀璨,那縫隙里似乎也能聞到曾經心寒或心歡的流年碎影。

      其實,虛擬世界也是一個世界。看起來是一樣的地點,一樣的空間,一樣的人來人往。只是時光匆匆,人潮更迭,今非昔比,流逝的是那樣珍貴,過往的是如此遺憾。千百次問自己,該如何去面對將來的時光?嘆息,沒有人能替你回答這個問題。

      恍惚間,如同做了一個六七年的長夢。夢里不知身是客,夢醒仍難見朝陽。無論如何,夢終究是夢,想只能是想,時光不會改變世俗,不能扭轉乾坤,所以作為世俗之人,也就只能承受世俗時光渠道的輪回、歷練、折磨。要說進步,那就是依然無怨無悔,碼字不輟。

      有人說文字是人類文明的精華。既然認得幾個字,就有寫下來的意愿。執著于一行行方塊,安靜的想,安靜的敲,循環往復,縱橫雜陳,它不需要動用氣聲來發音,不需要借助空氣去傳播,也不會隨著時光而消逝,就是死了很久,依然可以在世界的某個角落找到它的尸首,于是也就算實現了永恒,而天堂也不過如此吧。

      笑了,選擇文字分享;哭了,依然是用文字發泄;傷了,還是靠文字鋪陳。泛著墨香的文字是似水流年中優雅的注腳,注釋著內心的一切。點點滴滴,纏纏綿綿,恩恩怨怨,紛亂人海里有緣了都可以和你共鳴,什么時候想起它來都可以找來陪伴。在這里它記錄了你的歷史,在這里它分享了你的悲喜,于是這干癟的方塊也有了生命。

      一直想與世隔絕,尋覓一處塞外大漠,仰望一片蒼穹星辰。又知道這其實都是夢,倒不如沉浸在一方小小的文字的天地里,手握道書一卷,讓它伴你置身世外桃源,垂柳小橋,紙窗竹屋,焚香燕坐,談笑風聲。

      有網友說給我兩年時間,我的小說可以寫的比你好。對此我當然堅信不疑。所謂文字是死的,文章是活的。想要做得更好,就要不停地超越。看許許多多的書,見許許多多的事,行許許多多的路,不停地反思,不斷地領悟,不懈的糾正。要知道,莎士比亞也是人做的。

      生命可以很渺小,文字可以很偉岸;感情可以很短暫,文章可以很纏綿;現實可以很殘酷,心情卻可以很超脫;季節可以很蕭瑟,立意卻可以很溫暖。為自己留下一點文字,就像一棵樹的年輪,標志曾經的風雨和成長。甚至當樹木成了化石,記憶卻依然在年輪里鐫刻。縱是滄海桑田,依然栩栩如生。

      孕育一個溫暖的晚秋心情,儲存在陌上的花蕾里;醞釀一個明媚的冬日微笑,烙印在雪地的情懷里;珍藏一個甜蜜的夏日心情,點刻在風雨的飄搖眼里。還有那些幸福、失落、傷感,都可以幻化成文字,猶如落葉、沙灘、湖泊,鋪滿心海。每每看到,就知道世界依然美好,思想依然清晰,感情依然真摯。就像那千古不變的文字,從來都這樣端端正正,字正腔圓,永遠都不會缺一橫少一點。

      床頭放一疊書,案上擺一盞燈,多少個清晨就這樣拿著看著不知不覺的笑出聲,多少個晚上就這樣品著賞著意態闌珊的睡去。所謂心有靈犀,大概就是這個樣子吧;所謂青燈書卷,大概就是這個樣子吧。

      在文字里和你相識,在文字里和你結緣,在文字里做個美夢。是茫茫塵世里的他鄉遇故知,是熙熙人海里的偶然擦肩。捧你在手,與你對視,相知一笑,心領不謝。人間的至交,有幾個能這樣和你相守,直到天荒地老?

    辽宁11选5开奖直播